光伏电站助农牧民脱贫 应防止“一拥而上”

2018-02-23 :02:30:54 来源:新浪
资料图: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的国家电网阳光扶贫光伏电站。中新社记者 罗云鹏 摄
资料图:位于青海省格尔木市的国家电网阳光扶贫光伏电站。中新社记者 罗云鹏 摄

  警惕!防止“扶贫帽”加剧产能过剩

  作为中央确定的深度贫困地区“三区三州”之一,南疆四地州在光能资源条件好的乡村率先建设了一批光伏扶贫试点,为南疆数百万农牧民脱贫点燃新动力。但专家呼吁,工程后期应防止“一拥而上”,形成“休眠电站”。

  光伏助力社会兜底

  新疆策勒县策勒镇亚博依村,和南疆许多村庄一样,干旱缺水,产业基础薄弱,贫困发生率高达36%。2016年,新疆电力公司“访民情惠民生聚民心”驻村工作组协调光伏企业建起光伏精准扶贫一体化项目,目前装机容量166千瓦。

  工作组介绍,项目发电量已逾5万千瓦时,收入4万元并全部转入村集体用于帮扶贫困户。今年,光伏电站预计收入18万元,按每户3000元计算,可兜底60户贫困户。

  在光伏电站运行维护室里,亚博依村村委会主任阿卜力孜・阿力木指着电脑屏幕说:“这个绿色柱子越高,发的电就越多,村集体收入就越高,帮扶的贫困户也就越多。”经过数月培训,电站的部分监测维护工作交给了这个拿惯坎土曼(锄头)的农民。

  随着光伏电站逐步产生效益,越来越多村民希望学技术。截至目前,200多名村民先后参加电工、焊接、计算机培训班,其中20多人签订了就业合同。

  在喀什地区叶城县依提木孔乡塔勒克村,33岁的麦尼莎木孜・阿木冬一家5口多年来靠几亩薄田和打零工维持生计。她说,安装光伏板后,仅两个月家里就领到720元,脱贫有了希望,自己每周都冲洗光伏板上的灰尘,提高发电效率。

  光伏“虽美”,消纳依然严峻

  国家发改委公布,2018年1月1日后投运的光伏发电项目电价每千瓦时下降0.1元,2018年1月1日以后投运的、采用“自发自用、余量上网”模式的分布式光伏发电项目度电补贴标准降低0.05元。业界评价,调整在意料之中,下调幅度尚可承受,伴随技术创新、成本下降、电池转换效率提升,多数企业仍可维持合理利润。

  光伏行业已经历两年的抢装热潮。据国家能源局统计,2017年前三季度,我国分布式光伏新增装机1530万千瓦,同比增长4倍。

  据新疆电力公司介绍,2017年前三季度,新疆光伏发电容量为908万千瓦,发电量近80亿千瓦时,增幅达53%。

  截至2016年底,新疆电网年度消纳新能源发电量286.6亿千瓦时,同比增加48%。然而,受国内电力需求疲软、外输能力有限等因素影响,新疆弃光比高达32%。在光伏扶贫重点发展的喀什、和田、阿克苏等地,当年弃光比均超过33%。 2017年前三季度有所好转。

  业内人士认为,在电力整体富余的情况下,2018年新疆新能源消纳形势整体依然严峻。

  提防过剩产能戴上“扶贫帽子”

  河北、山西、内蒙古等8省份相继公布,将2017年新增光伏建设指标全部用于光伏扶贫。新疆也下发关于抓紧编制报送“十三五”光伏扶贫计划的通知,引导和鼓励建设村级扶贫电站。

  新疆财经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教授蒙永胜表示,光伏扶贫可为产业脱贫、社会兜底提供有效支撑,但应防止“一拥而上”,加剧产能过剩。

  受访专家及业内人士建议,可从四个方面推动光伏扶贫“健康壮大”。首先,加强顶层设计,有序铺开光伏扶贫项目。相关部门要统筹安排光伏扶贫项目建设计划,按电源接入条件制订接入方案,与相关配套送出工程建设进度相协调。

  其次,多方协调促进光伏扶贫电量消纳,努力扩展区内电力消费市场,鼓励扶贫光伏参与“电力援疆+市场化外送”“新能源替代自备燃煤火电发电”“新能源参与电采暖”等市场化交易。

  再次,加快电力外输及配电网升级改造工程。目前,准东-皖南±1100工程、南疆750千伏骨干网架两项电网工程正加快建设。另外,新疆至巴基斯坦电力廊道建设已启动前期工作,未来新疆与周边国家电力基础设施的互联互通或将为光伏消纳提供新的市场空间。

  最后,电力部门要把好项目验收关,防止部分企业借“扶贫帽子”加剧光伏产能过剩;同时建立后期运维管护机制,在“光伏村”加强日常维护宣传,确保扶贫电站达到预期使用年限和收益效果。(半月谈记者 熊聪茹 关俏俏)

版权声明:转载须经版权人书面授权并注明来源
分享到:0